广州市殡葬服务中心冯丹:我自豪,我是一名殡仪服务员

为深入推进“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充分发挥先进典型的示范引领作用,讲好广州政法故事,广州市委政法委将于2019年8月16日召开全市政法系统“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先进事迹报告会。

政法系统先进事迹报告团成员共有9名。作为广州政法的杰出代表,他们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坚定理想信念,坚守法治信仰,以过硬的专业能力、深厚的为民情怀、优良的工作作风,恪尽职守、敬业奉献,充分展现当代政法干警忠诚干净担当的光辉形象和时代风采。

冯丹,女,1981年出生,广州市殡仪馆礼仪工作者。2002年加入殡葬行业以来,她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在近二十年的时间里默默坚守基层、奉献一线,从殡仪服务员的点点滴滴做起,用自己诚挚的心和专业的服务,护送千万逝者走完人生最后旅程,抚慰失去亲人的丧属并得到广泛好评。她在常年与冰冷的遗体和悲痛的丧属打交道中不断提升自我、完善自我,自觉增强殡仪服务技能,为我市殡葬行业服务质量提升作出了突出贡献,先后获得首届全国民政行业职业技能竞赛金奖、全国技术能手、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广东省劳动模范、广州市劳动模范等荣誉称号。

让我们一起来听听

她的故事

我自豪,我是一名殡仪服务员
假如您在工作中,每天看到的是一张张冰冷而又陌生的面孔,您会紧张麻木吗?

假如您在工作中,每天听到的是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声,您会情绪低落吗?

假如您在工作中,每天触摸到的是一具具没有生命的遗体,您会感到害怕吗?

我叫冯丹,是广州市殡仪馆的一名殡仪服务员。我每天在工作中看到的就是冰冷而陌生的面孔,听到的就是各种各样的哭声,触摸到的就是没有生命的遗体。我曾经害怕过,但现在不会了,因为现在我觉得殡仪馆恰恰是最能体现人性、体现尊严、体现温情的地方。

2001年,还是在实习的时候,我就开始接触遗体。我还记得,第一次为逝者穿衣服,握住他的手是冰凉冰凉的;第一次尝试着为逝者刮胡子,是那么的小心翼翼,生怕刮疼了他;第一次火化遗体,总有那么一种“在烈火中永生”的悲壮情感在心中激荡……但是我印象最深的,却是在一次小小的座谈会上,一名老员工描绘起他当年入职的情景。他是这样说的:十年前,我们单位还在黄花岗,我退伍被分配到殡葬行业,可是对旁人哪怕是最亲密的战友,我都绝口不提工作。那时候,每年冬天防腐室里,遗体一具挨着一具,由于条件有限,包裹遗体的尸布需要重复使用,我们总是侧着身、踮起脚、提起腿,在遗体中小心翼翼的将尸布抽出,洗了又用,用了又洗,反反复复,唉……一言难尽啊!听了老前辈的话,我感慨,殡葬的设施设备不断在进步,现在的殡仪馆像花园一样美丽;我庆幸,自己入职不是十年前,现在有一次性防护服,我们的安全卫生很有保障;我欣慰,每一个生命都可以有更加人性化的对待;我觉得,为逝者服务,我已经做好了准备。

工作一段时间后,我逐渐养成了一些习惯:平时哼歌会不由自主哼唱起哀乐,睡觉时一闭上眼睛就是各种各样的哭声,常把“火车站”说成“火葬场”,把“烟灰盅”说成“骨灰盅”。同学聚会时,我每次都说“我要去火葬场接杨同学”、“我刚把李同学送到了火葬场”;家里的客人抽烟,我总是说“我要去拿个骨灰盅”,闹了不少笑话。日复一日的工作,按部就班的服务,我的心里渐渐产生了一些情绪,不知为什么,我开始质疑自己工作的意义,我非常在意别人异样的眼神,我原本的豪情壮志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敏感、迷茫、纠结,我好害怕这样下去自己也成为一个笑话,没想到,改变这种状态的竟然还是我工作中的一件小事。

一次普通的出殡,死亡原因上写的是“肺炎”,家属只有一个人,她好像有点感冒,一边咳嗽一边在遗体旁诉说着什么,我按照程序主持了一场只有她一个人出席的告别会。结束时,她忽然对我说:“这种肺炎传染性很强,别人都避之不及,谢谢你陪我一起送了他最后一程!”后来我才知道,那可能就是非典。家属感激的眼神让我有些惭愧:如果我早知道非典的严重性,可能要提前穿上好几层防护服了。人的一生都在追求自由和平等,而我的工作见证了每一个生命最后的平等,我把它理解为人性的平等,不管是有钱的人、有权的人,还是穷人、病人、犯人,我们都一视同仁,这也从一个侧面体现出社会的公平,这是多么有意义的事情!——那是2003年4月,不经意间,我就像一个英雄一样,站在了抗击非典的第一线!

对工作我不再疑惑,而是积极面对,对每个离去的人,我都会对他们说:“请一路走好,我们后会有期!”我尽心尽力的去完成每一项工作,希望逝者的亲人都能通过我的服务而缓解伤痛。经过几年的积累,我的服务水平也逐渐提高,很多重要的大殡、特殡任务都安排我去做。工作之余,我还被邀主持过同事的婚礼。工作带给我的成就感和自豪感越来越强烈,我的心智也越来越成熟。

有一次守灵业务,逝者的儿子从国外赶回来,对告别厅的布置不满意。当时已是深夜,我连夜叫了几名同事,按照他的要求重新布置礼堂,可是他却还是对挽联耿耿于怀,说家里是书香门第,不想太普通。于是,我建议并帮他用他父亲的名字“椿鹤”作嵌字挽联,写成“椿形已随云气散,鹤声犹带月光寒”,他采纳了我的建议。为了突出个性,我还用白纸贴成回宫格,再配上飘逸的书法,告别厅顿时变得古色古香。逝者的儿子非常满意,他说:“我的父亲坚持不肯出国,一个人在广州生活了二十多年,我们一直以为他在委屈自己,原来国内的服务比国外还好,广州的殡葬服务让我惊讶!”——这是2013年4月,与上次我记忆中的小事相隔整整十年!

直到现在,那位儿子的话还会让我感到无比自豪:生在广州是一种幸福,原来通过我们的服务,在广州完成人生的落幕也可以是一种幸福! 当然,在人生的最后一站感到幸福也许是一个偶然,但我和我的同事为了能出现这样的偶然,哪怕只有1%的可能,我们也会付出100%的努力。

其实,我的身边有很多平凡而又可爱的殡葬同胞,他们常年与遗体亲密接触,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特别经历:一位接运遗体的同事解下一个上吊死亡的轻生者后,遗体直挺挺地压在他的身上,因为已死亡多日,遗体嘴里的尸水和蛆虫喷了他一脸;还有一个师傅接运一位在铁路撞死的无名氏时,打着电筒,熬夜找了几公里,终于找到无名氏的右腿,让无名氏有一个完整的身体;一位遗体整容师花了半天的功夫为一个不堪病痛折磨跳楼身亡的老人整容,然后用手机拍照片发微信给他远在海外的义子;火化部的师傅常年在40℃以上的工作间里,忍受着高温、粉尘、噪音多重困难,手臂上的汗毛经常被烧光……这些事情可能让大家感觉不舒服,但我们每天都有可能要面对。

最近几年,我有幸被借调到局机关、市慈善会等单位帮助工作,接触到了更多的民政业务,领略到大民政的魅力。广大民政人牢记宗旨,亲民爱民,每个人都在各自不同的岗位极尽所能地真情奉献,作为民政人的一份子,我,一名殡仪服务员,我实现了自我职业的价值,我和我的同事实现了殡葬行业的价值,我和广大民政人一道实现了民政事业的价值,为此我也更加感受到了“赠人玫瑰,手留余香”的满足,更加体会到了为民服务的快乐!

我是一名殡仪服务员,我为逝者送行,让生者慰藉,同时,我也为民生民安助力护航!我真的很自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