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办白事

婚葬可以说是中国人最为注重的两个事情,在我们这边,结婚除了要挑选黄道吉日以外,当日接新娘的行走路线,出发到达以及返回时间等等都需要很多讲究,并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的。

而至于葬礼,则有更多的讲究,几点下葬,谁摔孝子盆谁扛招魂幡,找哪些人抬棺材,下葬之后不准回头看坟地等等,这些讲究相对于婚礼上的说法更为严格,因为在葬礼上若是不小心坏了规矩,那坏了规矩的人很有可能会受灾受难,甚至丢了性命。

在皖北河南山东地区,人死下葬,在瞻仰遗容以及下葬之时,主持白事的司仪会高声喊道,属X,X,X生肖的来宾请转身回避。也就是说,来参加葬礼的宾客,若是生肖和去世之人的生肖犯冲,那便不能和众人一起去瞻仰遗容或者看去世之人的棺椁下葬。部分地方称之为压生庚。

这其中缘由我并不知道为什么,我只是知道,几乎全中国各地都有这个说法。记得小时候看香港电影里,林正英洪金宝主演的系列电影里也有过同样生肖相克回避的桥段,也就代表着,广州香港早年在葬礼上也是如此。只是现在广东那边已经改为在葬礼之前,当通知亲朋好友参加葬礼时便标注好相克生肖,若是生肖相克,那便连来参加葬礼都不需要了。

我有一位朋友,年幼时因为家里出了一些事情,所以她便暂住在一位老人家里生活了几年。那老人和她只是远房亲戚,算不上什么至亲,但是对这姑娘却是极为疼爱视为己出。所以尽管后来朋友回了家里以及长大了去外地上学工作,但她和那老人的感情仍旧深厚无比。

大概半月前,她接到老人孩子的电话,说老人去世了。

只不过那老人儿子在电话里强调过,属鸡属牛的不能参加葬礼。我那朋友虽然属牛,但她觉得毕竟是在她年幼时悉心照顾她多年的老人,在她心里,那老人比自己奶奶还要亲密。所以她立刻向公司请了假,然后买了回去的车票。

参加葬礼后的当天晚上,朋友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在漫无目的的行走着,周围无山无水且天地间一切都灰蒙蒙的。她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隐隐约约看到不远处似乎有人影在来回晃动,于是她打起了精神来,向着那些看不清的人影走去。

而正在这时,突然有人在她背后训斥道,你不要命了,赶紧回来,那边不能过去。

可她回头看了一下身后,仍旧是那灰蒙蒙的天地,一个人也没有。

当她再次准备向人影那边走去的时候,刚才那个训斥她的声音再次响起,你别去了。

这四个字刚刚说完,她只听到那个训斥她的人似乎被别人捂住了嘴巴,再也不能说出话来,只能发出呜呜的挣扎之声。

随后,她觉得身子疲乏无比,整个人瞬间瘫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然后,我那朋友便从梦里醒来了。

她醒来之后,只觉得自己脑袋昏沉而且头疼欲裂,心脏像是被用钉子钉住一样疼痛无比,呼吸困难几乎喘不过气来,整个身体像是散架了一般一点力气也没有而且浑身酸疼。她努力地伸出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发现额头滚烫。

她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可还没走两步路,就浑身猛然一软的瘫倒在了地上。挣扎了许久,她才再次站起来走到桌子边,翻出了退烧药吃了下去。

退烧药是吃了,渐渐的烧也退了下来,但那些极为难受的症状却一点也没有好转。

一直撑到了天亮,她联系了好友,让好友把她送去了医院。

在医院做了常规检查之后,医生给他输上了吊瓶。可是她仍旧是觉得心脏像是被钉住一样难受,脑袋也仍旧像是要爆炸一样的疼痛,毫无任何改善。

然而,当她被这些疼痛折磨到思维模糊分不清现实虚幻的时候,她清楚地感觉到,有一个黑色的影子,从她的后脑勺那里爬了出来,然后悄手悄脚地伸着脑袋看了她一眼。

医院并没检查出什么疾病,我那朋友只能踉踉跄跄的回了家歇着。到了下午,她的心脏已经不再是那种被钉子钉死的感觉了,而是像是有块大石头死死地压着心脏那种难受,退烧药也全然不顶用,仍旧是吃了退烧但难受的症状一点都没减轻而且退烧药效一过体温立刻就会再次升高。

当她整个人整迷迷糊糊躺在床上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到,那个白天在医院里不知是不是幻觉而出现的黑色影子,已经从她的后脑勺里爬了出来,扒在了她的颈椎肩膀之上。

随后,她立刻就开始觉得脖子和肩膀像是快要断掉一样的酸痛。

正是因为这个情况,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跟上了脏东西,然后她挣扎的拿起了手机联系上了我。

后来她告诉我,当她看到我回她信息问到什么事的时候,她的脑子突然嗡地一下变得特别的沉重,她当时甚至都有些怀疑自己脖子上长得不是一个脑袋,而是一座小山一般。

她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简单跟我说了一下她的问题症状,以及昨晚做的那场梦境。

灰蒙蒙的空间,人影绰绰,这不正是以前书籍里面写的那些去过阴间的人描述阴间的场景么。

我把自己猜测的可能性告诉了她,说,应该是因为葬礼上生肖的问题冲到阴了,要不你看看你过来我这一趟,我给你下两针扎一扎。

这条信息发了过去之后,她好久都没回信息。过了大约二三十分钟后,她回信息道,已经没有大碍了。

原来,当她看到我给她发的那句信息之后,整个人直接晕到连坐在床上都坐不住了。心脏剧烈跳动像要蹦出胸腔一样,呼吸急促困难。这种状况持续了一分多钟,她只觉得似乎有东西借着她的身体当踏板用力一蹬地离开了,然后意识逐渐恢复清晰,身体也逐渐舒适了起来,大约十几分钟左右的时间过后,她除了身体上还有些虚弱发软以外,其他所有的症状都消失了。

第二天我把我朋友这个事情告诉了我父亲,想询问一下原因。父亲道,那姑娘的确是被冲着了,做的梦也是去阴间的梦,估计就是在阴间被坏胚子给盯上了。可惜我父亲也不知道为什么和去世之人生肖犯冲的人要在葬礼上避讳一下,他只是说,我们这边因为不信邪而在葬礼上大大咧咧就是不避讳出事儿死掉的人,光我父亲知道有名有姓的就已经有十几个了。

后来那姑娘妈妈也跟她说,之前认识的某某,也是因为这个没避讳,回到家就生病死了。而且她妈妈认为,搞我朋友的可能就是去世了的那个老太太。

我那朋友听完之后很是伤心,她觉得那老太太生前如此的疼爱她,不可能死了之后缠她搞她的呀。她把心中所想告诉了我,我对这些事情也是似懂非懂,便又去问了我父亲。

父亲听完我说的话,不屑的说道,扯他娘的狗屁,人活着是个什么样的人,死了还是什么样子。那老太太要是活着就很疼你那朋友,死了也不会缠她搞她,压根就舍不得。顶多是什么,她刚去世,不知道自己死了,或者说以为自己还像活人一样能摸摸孩子能跟孩子说说话什么的,然后阴气冲到人了。但那小姑娘的情况明显不是被冲着那么简单呀,而是被东西盯上了,所以不可能是那老太太。

除了犯冲生肖要避讳这一点以外,还有一件事情需要注意。

不知道各位还记不记得,我之前文章里写过,在我母亲去世下葬之后,从下葬当天开始计算,我作为家中唯一的儿子,连续三天,每天要在天色微暗的傍晚带上鞭炮黄纸,走到离我母亲坟头最近的路边上,点燃黄纸之后再放上鞭炮,然后扭头就走,期间绝不能回头,以及从那里走到家中期间,遇到任何人都不能跟他说话打招呼,必须得走到自己家门口才能见人说话。

这便是我们这边所谓的送香火。至于为什么点燃火纸放完鞭炮后就要立刻回家,不能回头观望也不能跟任何人说话,我并不知道其中缘由,我父亲也是不清楚为什么,但他说据以前传下来的老话说,那时候如果回头的话,会看到很多奇怪的东西,以及在路上如果跟别人说话的话,跟你对话的那人,可能是你天天见面的熟人从小玩到大的发小,但其实那熟人或者发小都在自己家里呆着呢,跟你聊天的并不是真正的他们。

我纳闷道,如果真有这么恐怖的事儿的话,那为什么还要送这劳什子的香火干啥。

父亲道,老祖宗们传下来的规矩,都是跟着学跟着办,谁知道这里面的意思去,不过有个老话说孝子送香火,子孙吃馍馍。以前除了地主大院有钱人家,一般家里谁能吃得上白面馍馍,所以估计是送香火对子孙后代有好处。

而在葬礼之上,也有一个如同送香火一样绝对不能回头的规矩,那便是下葬之后。

我们这边有个说法,说在去世之人下葬之后,待孝子往棺椁上铲上第一堆土之后,挖坟的小伙子们便可以动手把棺材给埋了。等坟埋好之后,跟着下葬队伍一起前来的人便可以上坟前拜祭,等拜祭好了之后,会有人点燃一串鞭炮,从鞭炮开始爆炸时人们便可以离开了,但是,只要鞭炮燃完,人是绝对不能回头看坟,一眼都不行。

据说,亲人回头依依不舍的看坟墓,会让刚刚去世的人放不下人世间的种种牵绊而不舍得离开,然后他就会跟着吊丧之人一起回去。人死之魂是最好不要现在回家的,而是要在头七之时,否则的话会影响家里的时运,引发各种问题出来。

而且刚死之人阴气极盛,他跟着谁从坟地回到的家里,那被跟之人,轻则要回家躺在床上大病一星期半个月,重则被阴气冲的丢魂失魄甚至死于非命。

当然,这只是我们这边民间的一种说法,到底是不是真的,以及其中缘由是不是这样,我也不清楚。

只是我们村里有个人,本名叫什么我不知道,光知道村里人都喊他晕子。晕子在我们方言里的意思是脑子不好使,整天晕晕乎乎的。

晕子以前不晕,跟我父亲同是村里仅有的几个高中生。不仅如此,他的几个儿子都被他培养成材,一个是我们县城以前的房管局局长,一个在济南军区是团级干部。

据说他就是在自己母亲去世下葬后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从那之后,整个人变得呆呆傻傻晕晕乎乎的。

你说他傻吧,他仍旧认识所有人,也知道吃喝拉撒干活种地。但你说他正常,他又只会傻笑,也不会数数算账,跟人说话也开始吐字不清,而且说的话都让人不知所云,只要没事儿,他就蹲在家门口的石墩上,见谁都乐呵呵的笑,嘴里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

村里的人都说,他的魂被带他母亲去阴间的鬼差一并勾走了。

但我以前并不这么认为,我觉得应该是他母亲去世对他打击太大而造成了他现在这个样子。

可当我得知另外一件事情之后,不由得让我想到了村里的这位晕子,让我以前对村民的说法嗤之以鼻,认为他们都是封建迷信的那种想法开始动摇了。

去年有一篇医邪里,我曾写过一篇关于小童的文章。那篇文章被我写的像流水账一样,可能很多同学都没有什么印象。。。。

故事里提到过,小童的姑姑去世了,而且去世的很是奇怪。一日清晨,小童姑父带着她姑姑去医院做常规体检,因为人多,小童姑父便自己排队挂号交钱,可待挂完号后转身发现,小童姑姑不见了。

后来实在医院外面的十字路口边上发现小童姑姑,她当时倒在地上,已然断了气。

小童一家人对外宣称小童姑姑是死于心梗。但只有他们一家人知道,小童姑姑压根不是什么心梗,而是真正的死因不明。

后来小童找我治病回去之后,小童奶奶哭的极为伤心,一边哭一边道,要是早认识了我或者我妈,她女儿也就不会这么平白无故的死掉了。

而我现在要说的事情,则是小童之后告诉我的。

小童奶奶有三个孩子,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六七十年代,小童爷爷因为工作问题,需要从老家迁到另外一个城市,因为当时社会环境问题,小童爷爷没法把两个儿子一并带走,便只能把年龄较大的大儿子留在了老家,把小儿子带去了远方的城市。

而被带走的那个小儿子,便是小童的父亲。

后来在那边城市定居之后,小童爷爷和奶奶又生下了一个女儿,也就是小童的姑姑。

小童爷爷在政策允许的条件下也曾回去想要接大儿子一起去那个城市里,但大儿子因为一直在老家长大,跟父母关系并不是很亲密,所以拒绝了这个要求,留在老家生活发展。

几年前,小童姑姑无故去世,作为哥哥,小童大伯肯定也是要来参加葬礼的。

然而,也是在小童姑姑的骨灰盒下葬之后,众人都离开时,小童大伯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小童姑姑的坟墓。从那之后,小童大伯也变得有些呆呆傻傻,如同我们村的晕子一样了。

按常理来说,小童大伯跟自己的父母都没有过多的感情,更何况这个从小生活在城市里跟自己生活几乎没有什么交集的妹妹。所以,他变得呆呆傻傻也不可能是因为看到妹妹去世下葬后因伤心受刺激而造成的。

这便也是我逐渐倾向于村里那些迷信说法的原因。

中国有许许多多说不上其中原因的老规矩,比如我上述的这些,比如遇到黄鼠狼蛇拦路讨口彩不要乱说,比如家中不要烧香供神等等等等,这些习俗传了下来,我们只是知道不能这么去做,却不知道为什么。比如烧香,家中烧香供神会引来鬼邪,所以不要烧香,可为什么烧香会引来鬼邪呢,并不知道。

我们无法用科学的角度去解释这些问题,我们也无法用数据去证明这些问题的准确性,我们只是知道,这些都是老祖宗传下来的经验。但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些老规矩老习俗才像以同样方式传承下来的中医一样,逐渐走向了没落,甚至消亡。

我是因为生活在八九十年代的农村,因为我父亲已经八十来岁,他跨越了旧社会新中国直至现在,所以他才能知道许许多多老祖宗留下来的习俗规矩。而一般和我差不多大的年轻人呢?父母不过五六十岁,出生成长在打倒一切牛鬼蛇神的年代,他们自己对于这些习俗规矩都不怎么知晓,又如何能告诉孩子们,这些习俗又如何传承下去呢?

我们村子里,现如今主持白事的人仅剩一位,他知晓葬礼上所有的规矩习俗和禁忌,但年龄也已经八十来岁了。他的孩子都去了城市各自成家立业,没有人愿意再回到那个小村庄里,也没有人愿意再去学他的那套老封建把戏。数年之后,待他也去世,那村里若是有人要办白事,谁来主持?难不成要像段子里说的那样,随意找个乡镇草台班子,音箱低音炮外加一个浓妆艳抹的大妈唱上一晚上今夜你回不回来?

网上有很多人问我孩子受到惊吓如何叫魂收惊,我理所当然的答道去问你们家里的老人,老人应该都懂得吧。可得到的答案却是抱着孩子去庙里拜一拜。那张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夜哭郎的夜啼贴,恐怕现在也没几个人知道怎么写了。我之前故事里提到过的钟馗画像,现在春节的时候也再也见不到有人售卖了。甚至破晦驱邪最便宜方便的鞭炮,现如今在各地也成为了严禁的东西了。

若是有一天,所有流传下来的民俗都彻底的消失了,到那时,我们的生活又会是怎样的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